戴笠与陈仪为何有不共戴天之仇?

12-14 05:55 首页 搜弧热讯客户端


  戴笠给人的印象是军统老大、中国的希莱姆、权势滔天、太岁杀手、杀人如麻、深爱蝴蝶……

  戴笠的威慑力来自于他的人无所不在。军统是中国的秘密警察,据1946年美国军事情报估计戴笠有18万多便衣特工--其中4万人全天候地为他工作。另外还有7万武装游击队,2万别动军,以及1.5万名士兵的“忠义救国军”和在为数4万有组织的海盗,共32.5万人为戴笠效力。

  权势的上升

  中统与军统同为蒋介石的左膀右臂,在外人看来如同兄弟,可戴笠却把中统看作仅次于中共的“敌人”

  第二次国共合作后,戴笠却深透老蒋“防共”、“溶共”、“限共”、“反共”的方针,可陈立夫和中统老大徐恩却没有反共的敏锐性,送到委员长手中的中共情报,中统的数量与质量常不及军统。在甲种会报时,蒋介石要了解中共的某些情况,徐恩曾经常是一问三不知,而戴笠却是了如指掌,对答如流。这样,老蒋就着重依靠戴笠来从事反共活动,地位也日渐上升。


戴笠与蒋介石

  得到老蒋倚重后,戴笠的地位就象股票拉起的一根大阳线,他本不过是一个军统局的局长,兼职中较高的也就是财政部缉私署署长。可这个老蒋身边的红人,却令国民党集团中,上至皇亲国戚,下至战区司令长官、省府主席,无不对戴笠礼让三分。原驻英大使郭泰祺回国任外交部长时,戴笠因为工作需要宴请新部长吃饭。那郭部长驻欧多年,也不太了解国内行情,更不懂戴笠是哪个根葱,就让秘书把请柬推掉。秘书李铁铮拿过请柬一看,具名是戴笠,就提醒郭部长:“戴笠可不是一般人,他就相当于希特勒手下的希莱姆。”郭部长一听打了个急愣,收回请柬:“那么,我还是去吧!”

  军统与陈仪结怨

  抗战初期,封疆大吏、福建省主席陈仪,却与戴笠结下深怨,成了死对头。


陈仪(左六)、蒋介石、国民党政要

  1934年,蒋介石将陈仪调任福建省主政,因为陈仪曾留学日本,是个知日派,老蒋希望用陈仪所长,与日本军政人员搞好“亲善”外交。

  陈仪是浙江人,一没有雄厚的个人势力,二又是外省人身份,到福建想玩耍开手脚主要政得找点倚靠。到福建后,他向戴笠提出了要军统派出骨干到福建来协助工作。

  戴笠是浙江人与陈仪是同乡,因为地缘关系,俩人的私交也不错,加上老蒋对陈仪到福建政担心他与日本人“亲善”过头,于是授意戴笠多多留神福建,陈仪的请求正中戴笠的下怀。

  不久,在戴笠的运作与陈仪的配合下,厦门市警察局长、福州市警察局长特务组长、福建省警官训练所所长等警界要职都换上了戴笠的军统人马。而福建省地位最为显赫、权力惊人的福建省保安处谍报股股长一职,则由戴笠的心腹张超担任,张超的另一职务是军统福建站站长。

  张超到福建后,在做份内的同时,还组建起了军队。他将福清、平潭两地1000多海匪改编成了两个水警中队。这么大的动作,陈仪当然清楚,因张超上任后为他立下不少功劳,再加上与戴笠的关系,陈仪对张超组建水警也就睁一眼闭一只眼。

  都说权力是把双刃剑,这话一点也不假!

  张超本不是个善主,自持手上有权有枪骄狂凶悍,更仗着戴笠这座大靠山,连续向陈仪推荐了参议、咨议、县长等20多人,陈仪抹不下面子都一一应允。

  可张超得寸进尺,源源不断要求陈仪安插自己的人,这令陈仪不堪重负,断然拒绝。张超以为陈仪与自己过不去,就跑到陈仪那大吵大闹。这一来二回,陈仪、张超也互不待见了。

  抗战爆发后,陈仪与张超的关系更加恶化。

  1937年10月,福建连续发生两起重大凶案。与陈仪交好的福建省立医院院长、留日博士黄丙丁被杀,与陈仪关系密切的福建电气公司经理刘骏业和业务经理刘崇伦同时失踪。案发后后,陈仪迫于各方压力下令军警限期破案,可这两个凶案都成了悬案。

  有集福建所有警力破不了的案件?等陈仪回过神,才意识到这两桩案子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就撇开了军统、中统、宪兵系统,自己秘密调查,结果让他既意外又担心:两起案子主谋是张超。陈仪虽知为张超所为,可张超却借着“惩治汉奸”之名,陈仪暂时也奈何不了张超。

  张超呢,看到自己动了陈仪的人,主子却一声不吭,就更来劲了,一再向陈仪提出无理要求。

  陈仪出招收拾小对头

  陈仪能混到主席之位也不是吃素的,再任由张超这般胡来,他以后还有得混么?他出手了。

  第一招,分权。

  陈仪在福建“绥靖”公署下设了新的权力机构—情报处。这个处统管福建全省的警特系统。这一来,军统、中统、宪兵等,没有情报处的命令不能擅自行动。天真的张超不知道陈仪此举是钳制自己,以为这个情报处处长非自己莫属,正当他满怀期望时,情报处长却由张超的死对头、军统系的警察训练所所长胡国振担任。在宣布任职会议上,张超当场气得咬牙切齿,差点没发作。

  第二招,罢免。

  陈仪借张超出差之机,秘召了与张超有矛盾的保安处长、军区军训处长、警备局长、水警总长等主政官开会,他还列出张超致命罪证:张超违反特务系统不能建立武装的规定组织了军队。

  很快告发张超的举报信纷至踏来,戴笠只好免掉张超福建省军统站站长的职务。

  张超被免后,仍然接受着戴笠“秘密抓军队”的指示在福建活动。1938年初,张超组织了一批国民党正规军的失意军官和民军首领到汉口军统局晋见戴笠,令戴笠非常赞赏。

  带着戴笠的“尚方宝剑”,张超回到福建沿海举办“东南游击干部训练班”,堂而皇之地成立军队。这还不打紧,张超还找陈仪要军费,陈仪没有支付的理由,张超与陈仪的关系顿时针尖对麦芒。

  戴笠既恼张超不懂策略,过于张扬,也恨陈仪不支持自己的军事计划,可是戴笠也不敢得罪陈仪,为了避免事态的不良发展,只有把张超调走到上海担任敌占区的行动队长。

  被陈仪逼走,令张超很没有面子,就想趁临走前回擂陈仪一拳头。张超想利用原来组织的武装,策动起义“打倒汉奸陈仪”,为此还跑到驻守在福建的四十九师酝酿策反。不仅如此,张超还罗列了陈仪的十大罪状进行人身攻击,特别攻击陈仪的第二任老婆是日本间谍。

  张超不仅跑到陈仪头上撒尿,还明着打他的脸,如果陈仪还能忍,那他就不是人了。

  1938年6月,陈仪下令逮捕张超。张超刚被抓,戴笠就收到了情报,戴笠知道这回陈仪是真的被惹火了,后果会很严重,于是马上四处张罗营救张超。

  一个军统省站长竟然敢和省主席叫板,这也太牛了。缘由当然是戴笠是老蒋的宠臣,还国民党内部不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任何军政警宪部门,非经批准,不能擅自逮捕军统人员。

  戴笠最“护犊子”,为了保住张超他先是联同浙江同乡会电报陈仪,要求将张超“立即押解汉口听侯讯办处理。”他还找到蒋介石,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后,老蒋就让待从室给陈仪发了一封加急电报。。

  收到了老蒋、同乡会、戴笠的三封电报后,陈仪心想,如果这个回合自己败了,岂不是颜面尽失?!他将计就计,扣下电报,先下手为强。

  戴笠PK陈仪

  6月18日,陈仪以“阴谋叛乱,反抗政府、破坏抗战大计”枪毙了张超。想到陈仪置蒋介石的电报不顾而杀了张超,对陈仪那是恨之入骨。


戴笠

  毛人凤就向戴笠献上一计:目前依军统的势力无法扳倒陈仪,但军统也必须有一个台阶下,何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戴笠就跑到珞珈山的蒋介石行辕要求惩戒逮捕张超的保安处长叶成,他跪着哭求:“校长如果不答应学生(戴笠是黄埔6期)今天就跪在这里不起来了。”

  宋美龄在一旁看到戴笠这般委曲,在老蒋身边轻声道:“雨农(戴笠字雨农)的部下就是校长的部下啊,就这样被杀了,唉……”

  一个是老蒋最亲爱的人,一个是老蒋最信赖的人,哪还有办不成的事啊!

  收到老蒋亲自签批的“着即将保安处长叶成解押武汉听侯处置。中正”的电报后。陈仪

  慌了手脚,想当初保安处长叶成那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去收拾张超的,一是张超的行为是违法,同样陈仪要杀张超也是违法的。二是张超是戴笠的人,戴笠权势滔天是个不会善罢甘休的人。当初枪毙张超,可是陈仪向叶成拍着胸脯:“非杀不可,有事我负责”。如果保不住叶成,以后还有谁会替自己尽心办事?

  戴笠那边正盘算着,等叶成一到武汉就把他给扣了,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陈仪这回比自己高了一着。

  陈仪知道叶成到汉口后必遭戴笠暗算,就电请军政部长何应钦派人到接机,同时还拜托老蒋的结义兄弟兼老友张群关照叶成,替叶成说情。张群与陈仪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铁,再加上张群看戴笠的行为也十分太爽,就一口答应了。

  有了何应钦与张群这张大保护伞,戴笠想动叶成那就是做梦了,军统人员眼睁睁地看着叶成坐着何应钦的专车扬长而去。

  更让戴笠想不到的事还在后头!

  蒋介石急召戴笠,把张超印制的诬陷陈仪传单扔向他:“你看看自己干的好事,真是无耻。”戴笠此时根本不知道,张群刚悄悄带着叶成见过了校长。戴笠捡起传单,看着校长气急败坏的样子,吓得浑身颤抖、大汗淋漓。

  戴笠了解老蒋的脾性,自知难平校长心中怒火,就跪在地上,好长一阵才开口:“学生无能,并非无耻。我们做的哪一件事,不全是为了校长您啊…….请校长准许我辞职!”说罢泪流满面。

  老蒋一听到戴笠要辞职,对着戴笠又是踢,又是打。这时宋美龄出来解围:“雨农,你别叫委员长为难了!”

  戴笠哭着:“是学生无能,让校长生气了!”

  看着戴笠一声不吭任由自己发火,蒋介石心软了,无奈道:“你想辞职?你走了,叫哪个来接替你?你快起来吧,让人家看见成什么样子?你怎么能这样威胁革命领袖啊!你也是知道陈仪是什么人呀,政学系领袖,二级上将,省主席,后来还有何应钦、熊式辉等一大帮子人……

  戴笠这一着败得很惨!带着对陈仪的不共戴天的仇恨,决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上。

  可是他却等不到那一天,在1946年南京飞机失事身亡。

  陈仪死在军统枪下

  十年后的1949年1月,陈仪企图改变浙江单独起义的计划,亲自写信给自己的老部下汤恩伯进行策反。可汤恩伯却把这个自己的学长、恩师、同乡、上级卖了,把陈仪的亲笔信交给了军统的老大毛人凤,军统逮捕了陈仪。

  蒋介石要求陈仪写两封公开信,一封给张治中,一封给傅作义,谴责两人“背叛党国“,并表示自己愿意痛改前非。

  陈仪有骨气,断然拒绝。

  蒋介石盛怒之下:“先军法审判,然后处决。”

  陈仪被处决前,有人找到军统老大毛人凤,要他枪下留人。后来,毛人凤对毛森讲出这番话:“收拾陈仪是戴先生没有完成的遗愿,今天总算有了个了断,你说,我还会去救他吗?”

  1950年6月18日是,陈仪在台北马场町刑场被枪决。这一天正好是12年前,张超被

  陈仪枪毙的那一天。

  戴笠与陈仪的恩恩怨怨终,终在那枪声中灰飞烟亡!


首页 - 搜弧热讯客户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