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将行同人小说连载|第二卷第154章—156章

摘要: 百将行同人小说连载最新

01-12 04:06 首页 百将行

第二卷—第154章 疯狂想法


     自从在数年前,袁绍与玉玺之间打成交易的时候开始,玉玺便在逐渐,有意无意的改变着袁绍的心性,袁绍是一个相当强大的人,这一点没有人能够否认,但是同样的,袁绍身上也有其致命弱点,那便是懦弱。

    不错,即便如袁绍这样强悍无边的人,也是非常懦弱的,这从袁绍历次作战风格上便可以看出,他只善于防守,并不善于主动进攻,而且,他对万事万物,都用一种悲观的心态去面对,这使的他虽然占据了中原三分之一的地盘,但是势力却一直没有更大的扩张。

    自从与玉玺相遇之后,袁绍性格慢慢发生了改变,变得更加阴厉,变得更加疯狂,这种改变是可以弥补他身上一些缺点的,但是,这种改变却并不是善意的。

    在袁绍与玉玺达成交易的那一刻,其实一切便已经注定了,有些人是乱世中的王者,而有些人,注定会成为别人脚下的阶梯,袁绍的命运,早已经被决定。

    在白马与延津接连两次惨败之后,袁绍放弃了只攻一处,直入曹操大本营的战法,而是联营数十里,整体开进,利用袁氏军团的强大战力与后备力量,压制前行,这种战法损耗的自身力量确实非常之多,但是也有明显的好处,袁绍没有再像之前颜良文丑那样惨败,每当一处发生危机情况的时候,其余之地往往能迅速抽调出兵力,对弱势地方进行增援,这使的曹操强大的单兵作战能力几乎失去的应有的作用。

    袁绍缓步推进,其成果比上之前果然好了很多,白马延津之战后,袁绍再也没有吃过一次败仗,而且,在整体推进下,他们还将战线往前移了十几公里,虽然只有十几公里,但是对士气底下的袁绍军团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接连好几个月的时间,袁绍似乎是尝到了甜头,作战方式几乎没有再进行改变,几月时间军团超前推进,曹操所设下的防御阵地,全部被袁绍用两倍,乃至数倍之兵给剿灭的粉碎,一时之间,曹操反倒是处于劣势,而袁绍处于优势。

    此时,曹操军营之中,望着地图上那一排排不断朝他靠近的蓝色小点,曹操目光闪烁,银白色的面具之下,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整整盯着地图看了好几分钟,曹操才转过身子,看向下方众人,此时能够站在这里的,全部都是曹操属下最为出色的武将,其中既有强大的人族精英,也有少许异族天才,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出凛冽的战意,即便远隔数米,都能够感觉到他们那强悍的气息。

    经过长达十几年时间的培育,曹操已然拥有了当世最为一流的武将,这些武将,哪怕是放在整个中原来看,都是非常出色的。

    目光从下方十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曹操道:“三个月的时间,袁绍军团朝前推进了几百公里,如今他们距离我们所在的大本营不超过四百公里,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最多再有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必然能够攻破我们的所有防御,还真是没看出来啊,袁本忠竟然还有这种智商,利用整个军团的力量整体压上,将战线拉长至十余公里,整个中原,敢这么作战的,恐怕只有他一人了吧。”

    下方荀彧道:“不仅是敢这么作战,有能力这么作战的也只有他一人,这种拉长战线整体进攻的方式,需要极其之多的兵力,没有几十万的兵马,根本没有办法兼顾这长达十余里的战线,如今中原各大诸侯手中兵力大多都是几万至十几万之间,拥有几十万兵马的除了我们就只有袁绍了,他能如此作战,是因为他有这样的底蕴,要是将几万兵马拉成这样的长线作战,不出三天就会被击溃。”

    下方诸武将皆是点头,他们都是中原有名将领,各自都领导过非常出色的战役,对各种战法也相当熟悉,袁绍现在所采用的长线作战方式耗费的力量非常大,以一字型直线推进,必定会消耗非常多的时间,因此,在三个月时间中,袁绍只向前推进了几百公里。

    但是这种战法好处也显而易见,在白马与延津接连吃了两亏之后,袁绍再也没有战败过,如今更是无限近距离的逼近了他们的大本营。

    与战斗结果相比,袁绍这种战术,是划得来的。

    曹操道:“你们说说,现在该如何应对袁绍?靠强攻,我们是攻不过他的,袁绍整体兵力加起来几乎是我们的两倍,我可不想最终弄得鱼死网破,让别人捡了便宜,但是,袁绍的攻击也必须得阻止下来,绝对不能再让他往前推进。”

    “这”

    听到曹操这两个条件,下方诸人脸上都露出了犹豫之色。

    正面战场上打不过袁绍,还要让袁绍停下来,这基本是不可能的,袁绍又不傻,如今战局对他是最为有利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会主动放弃进攻。

    想了大半天,没有一个人想出一个比较好的办法,看到下面寂静一片,没有人说话的场面,曹操冷冷道:“袁绍的目标是剿灭我们每一个人,如果他攻过来,后果如何我想你们应该都清楚,如今我们所剩下的时间已然不错,你们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寻找出最佳的作战方式。”

    下方之人还是沉默,在如今这种不利的战局下,想要控制战场主动权,非常困难。

    他们虽然才智出众,但是一时之间,也没有退敌之策。

    几分钟之后,还是没有人开口,看到这种情况,曹操刚要说话,站在下方的荀彧开口了:“丞相,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虽然有些冒险,但是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来说,或许可以试试。”

    “哦?”

    曹操似笑非笑的看了荀彧一眼,道:“说说看。”

    荀彧沉默了一下,随即抬头道:“我的方法很简单,诱敌深入,将袁绍大军引诱到我们防御的最中心,而我们的兵力朝着他们四周运动,在他们往前推进的时候,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包围在里面,然后在其以为快要成功了的时候,收缩包围圈,将其一举歼灭!”

    “诱敌深入?”

    曹操闻言,眉毛微微一掀,随即淡淡笑了笑,道:“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你可想过没有,我们兵力原本就不及袁绍,你就算将他困入包围圈之中又能如何,以袁绍如今的兵力,他很有可能会给你来个中心开花,你非但困不住他,反而会被他给杀的四散而逃,到时候我们处于整个进攻的最中央之地,你认为,我们这些人,有可能会逃走吗?”

    荀彧似乎早就想到曹操有此一问,没有多想,直接道:“这也是我说这个方法比较冒险的原因,依照我们自身的实力,当然不可能攻破袁绍那强大的推进军团,所以,我们就需要找来援兵,和援兵一起将袁绍军团给灭掉。”

    “援兵?”

    站在一旁的徐晃道:“现在我们那里还有援兵,中原那些诸侯巴不得我们和袁绍两败俱伤,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在这时候出兵帮助我们的,如今仅有我们一方兵马,根本困不住袁绍。”

    荀彧微微一笑,摇头道:“我说的援兵,和你们所想的援兵有些不同,你们可知道袁绍此来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

    “灭了我们!”徐晃直接道。

    荀彧点头,又摇头:“这只是他的目的之一,他最大的目的并不是我们,而是巨神兵,他是为了巨神兵官渡而来,所以,在将战线往前推进的同时,他一定会去觉醒巨神兵官渡,他想要觉醒巨神兵官渡,我们又为什么不能利用一下巨神兵呢,要知道,巨神兵的力量,可是世间最强大的。”

    “利用巨神兵?”

    听到荀彧的话,下方所有人都愣住了,一双双目光恐惧而又有些惊颤的盯着荀彧,利用巨神兵这种事情,恐怕古往今来还没有人敢做,但是转念一想,这又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巨神兵作为世间最强大的存在,它体内孕育着毁灭性的力量,而代表北之巨神兵的官渡,虽然其主体力量是创造,但是其它的力量绝对不比任何一件巨神兵弱,如果能稍稍利用一下巨神兵官渡,那击败袁绍,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曹操目光中也闪过一抹异色,荀彧的话让他心中剧烈的思考起来,正面硬碰硬的进攻,他胜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袁绍的目的是官渡,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官渡呢?

    但是这事情太过疯狂了,正如荀彧所说,稍有不慎,有可能会连他们自己都遭受到毁灭的打击,所以此事,一定要慎重。

    目光微凝,曹操道:“巨神兵官渡,代表生命和进化,拥有鬼神莫测之能力,其所蕴含的力量,能够创造出世间最强者,半神!我们若是想靠官渡灭了袁绍,恐怕会很难,巨神兵之力,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


第二卷—第155章 变为容器


    想要依靠巨神兵灭了袁绍,就必须要启动巨神兵,但是这件事情风险太大了,一旦启动巨神兵,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谁都不清楚,他之所以此次与袁绍发生大战,就是为了防止袁绍觉醒巨神兵官渡,因为一旦巨神兵被启动,事情就会朝着一个难以预测的方向发展。

    荀彧明白曹操的想法,他平静的笑了笑,道:“丞相,其实我们并不一定就要觉醒巨神兵官渡,只需要将袁绍大军引到巨神兵官渡旁边,依照巨神兵的力量,即便不觉醒官渡,同样也能轻易灭了袁绍的那些人。”


    曹操犹豫了起来,荀彧所言,不失为一个办法,而且似乎是目前解决事情的最佳办法,但是冒这么大的风险,利用巨神兵之力去对抗袁绍,出了意外,怎么办?左慈于吉那些人可都在一旁看着呢。

    稍稍一想,曹操的目光逐渐变的坚定下来,他绝对不是一个畏手畏脚,纠结不定的人,战机稍纵即逝,迟延片刻的时间,就有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因此,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决定。

    “好,就按照你所说的办,诱袁绍之军深入,在官渡之前剿灭他们。”

    曹操一句话,将整个战局牢牢控制起来,这,是目前唯一,也是最好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

    因为如果让袁绍长驱直入,攻入他们的腹地,巨神兵官渡一样被被觉醒,既然免不了最后的觉醒,为什么不能拼一下呢,拼,或许还有六七成的胜算,如果放弃,那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曹操与袁绍相比最大的不同,或许就是他能够在正确的时间内做出最正确的决断,即便知道这个选择有可能会失败,他仍然会做,因为一旦放弃,后果便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而此时的袁绍大军,却陷入长时间的迷惑之中,在变换阵形之后,他们一往直前,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便向前推进了好几百公里,如今已经伸入曹操腹地,只要再往前走上两三百公里,便能直达曹操的大本营。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个意外情况出现了,整个黄河以南战线上曹操所布置的兵力,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整整几十万人马,都从他们本应该守护的地方离去。

    袁绍手下谋士当然知道,这不可能是个意外,一两人逃走还好说,几十万人一起逃走,很明显不对劲,最终在多方打听下,他们才知道,曹操撤兵了,曹操将手下所有兵力都收缩至官渡一带,如今整个黄河以南之地,几乎没有任何的阻挠,他们能够无比轻松的进入到曹操所在的地盘。

    袁绍大殿之上,袁绍听到这个消息,狂喜道:“好,很好,曹孟德既然退兵,那便命令前线的军队加快速度,进行攻击,力求在最短时间内,将战线拉伸至曹操的本部之前,我要让曹孟德在七天之内丧命。”

    下方王丰道:“主公,曹操选择在此时退兵,恐怕并不是什么好的消息,我收到消息,他将所有兵力全部收集在官渡一带,在官渡周围,集结了不下三十万的兵力,我怕曹操会有阴谋。”

    “阴谋?我知道他的阴谋。”

    袁绍冷笑一声,道:“曹孟德是想借用巨神兵来对付我吧,他知道正面相战之中他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所以转而采取以退为进的作战方略,想要利用巨神兵官渡消耗我的有生力量,他倒是想的挺美的。”
    王丰急道:“主公你既然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进军,如果曹孟德真的想要利用官渡之力对付我们,我们再进攻,恐怕会中了他的计啊。”

    “中计又能如何?”

    袁绍不屑的扫了王丰一眼,傲然道:“曹操他有多少兵力,我又有多少兵力,跟我斗,我耗都能耗死他,而且,此战我们最重要的目的是巨神兵官渡,只要能够觉醒巨神兵官渡,一切损失都是值得的,曹孟德既然想要把我往巨神兵官渡上引,我便顺了他的意思,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有什么能力阻拦我觉醒官渡,我会让他明白,这天下间,只有一个王者,那就是我!”

    袁绍的话语之中充满了霸道之气,王丰听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忽然发现,此时的袁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袁绍虽然同样强大,同样霸道,但是他至少会听一些臣子的觐见之言,知道进退,但是现在完全不同,袁绍的目的,似乎只剩下巨神兵官渡了,只要能够觉醒官渡,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这样的想法,已经违背了此战的初衷。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对袁绍的时候,发现袁绍身上充满了血煞之气,这种血煞之气以前的袁绍是绝对没有的,袁绍目光之中充满了阴历,浑身上下全是戾气,与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到底怎么回事?”

    王丰喃喃说了一声,他根本不知道袁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感觉,这时候的袁绍相当不对劲。

    “你还不离去,在想什么?”就在王丰有些惊疑不定的时候,上方袁绍极具压迫性的声音传来,王丰抬头,恰好看到了袁绍那一双有些泛红的眼珠,与袁绍对视一眼,一下子,他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出两步,站在袁绍面前,他感觉就像是被恶鬼盯住了一般,相当恐惧。

    “走,我走,马上走。”

    王丰连忙走出大殿,出去之后,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往身上一看,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所侵透,刚刚袁绍注视他的那一秒,就像是经历过了一个春夏秋冬一样,是那么的悠长。

    “他到底是不是袁绍?”

    王丰有些恐惧的扫了身后大殿一眼,此时的大殿中还有一阵阵恐怖能量从中散出,王丰再也不敢逗留,快速离去。

    王丰离开之后,大殿之中的袁绍嘴角挂起一丝邪异的微笑,他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而此时桌面上正放置着一方玉玺,平平淡淡,毫无光泽,就像是一块普通石头一样,这确实是玉玺,却又和之前的玉玺大不一样!

    原本的玉玺上面时时刻刻散发着青绿色的光芒,身上充满了浩瀚之气,但是如今,这种种异处已经全然不在了。

    袁绍手中拿着如顽石一般的玉玺,冷笑了一声,口中喃喃道:“这次,我一定要觉醒官渡,已经整整千年时间了,我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觉醒官渡,谁敢拦我,谁便是我的敌人,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此时此刻,袁绍身上突然散发出一种强烈的凶煞之气,整个天地在那一刻似乎都发生了变动,袁绍的眼睛,在那一刻变成了青绿色,和之前玉玺所散发出的光芒一模一样。

    在这一刻,他变成了玉玺,玉玺变成了他,他与玉玺,已然融合成为了一体。

    玉玺靠近每一个人,并不是善意的,或多或少都想要利用一些人达成他的目的,但是,千年时间以来,它被汉血所牢牢的压制,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而如今,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袁绍,它怎么可能放弃。

    觉醒官渡,是它唯一,也是最大的目标,它会为了这个目标,付出一切。

    中原的战局有了重大的扭转,曹操原本便处于防御地位,而在后面一段时间,他甚至连防都不防了,仅仅花费了不到五天的时间,袁绍便横冲之下,攻占了大片曹操的领土,面对袁绍势如破竹的攻击,曹操没有任何的反应,眼看袁绍已经逼近巨神兵官渡,此时,戒律之中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

    左慈从战斗开始便一直牢牢注意着这一战,他不想让袁绍觉醒赤壁,并且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努力,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除了最开始的两战,袁绍在战场上节节胜利,将战线一直推进到黄河以南,如今更是无限靠近了巨神兵官渡,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恐怕要不了几天时间,官渡便会彻彻底底落在袁绍手中。

    左慈踏立山尖之上,狂风吹动他的衣角,珊珊作响,俯视着下方那浩瀚而又强大的袁绍军团,一步步看着袁绍军团靠近官渡,左慈眉头紧紧皱起:“曹操他究竟在做什么,如此放任袁绍大军长驱直入,这样下去,袁绍一定会觉醒官渡的,他难道要放任袁绍觉醒官渡?”

    站在左慈身边的,是水镜先生,水镜先生道:“依照我对曹操的了解,他应该还不至于这么轻易让袁绍觉醒官渡,也许是他想到了什么对付袁绍的办法,只是就这样放袁绍大军靠近官渡,太危险了,如果失败,巨神兵官渡被开启,那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最近的曹操,是越来越疯狂了,他已经逐渐失去了我们的控制。”

    左慈目光中满是凝重,他给曹操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袁绍觉醒官渡,但是按照现在情况来看,很显然曹操并没有贯彻他的这一命令。

    对曹操,他心中隐隐有一种担忧!

    “对了,刘备呢?刘备那边怎么样了?”

    想起让去偷袁绍玉玺的刘备,左慈开口问道。

    水镜摇头:“刘备并没有找到玉玺,而且都已经到了现在了,恐怕就算找到玉玺,也已经晚了,袁绍大军长驱直入,他已经不可能再放弃了!”


第二卷—第156章 进入乌巢


    左慈闻言,长长叹了口气,道:“最近我们似乎事事不顺,派出刘备,曹操两人,以为能够凭借他们拦住袁绍,但是谁能想到,一个在袁绍军中长达个月的时间,但一事无成,甚至连玉玺在哪里都没有找到,另外一个面对袁绍的进攻步步退让,如今已然到了最后的极限,要是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恐怕我们距离输,已经不远了。”

    “我们戒律万年以来的首要目标便是守护巨神兵,不让巨神兵崛起,然而最近却连连出现异状,自从十年前凉州武威觉醒之后,一切都已经变了,变得不在往我们预定的轨道发展,我怕,有一天,即便是我们都控制不住玉玺。”

    水镜先生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是现在的局势,我们已经控制不了了,如果战场上袁绍击败曹操,那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没用的,我们毕竟是人,而不是神,没有以一人之力,对抗千军万马的能力。”

    “是啊,我们只是人,而不是神。”

    左慈喃喃说了一句,脑中稍稍一想,他道:“关于官渡的研究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得出官渡让人产生进化的主要原因?”

    水镜道:“根据历代以来官渡觉醒情况来看,每一次官渡的觉醒,都会带来数以亿计的杀戮和死亡,它似乎是为了杀戮而生,但是又不仅仅只是这样,在官渡爆发之后而死的,很多都只是最为平凡的人,而那些至为强大而且心性坚定之人,非但不会死,相反有可能身体会产生进化,从而发生异变,成为强大的半神,上古时期那些半神便是如此而来。”

    “官渡既然掌控进化之力,所以我猜测它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让所有人都死亡,而是在筛选,它想从所有人中筛选出最为强大的人,让这些最为精英的人留下,而其余之人,对它而言恐怕和废物没什么区别,死亡便是理所当然的了。”

    左慈闻言,眉毛微微一挑,道:“你的意思是,官渡并不会杀了所有人,它所做出的杀戮,只是为了选择更强的人,但是它为什么这么做,它筛选出那些半神想要做什么?”

    水镜先生摇头:“关于这一点,我暂时还没研究出来,这涉及官渡最为核心的秘密,几千年来没有人搞清楚原因,我需要时间,不过,有一点我却知道,官渡体型庞大无边,其全部延伸出来甚至会贯穿整个大地,而其身上最重要的地方,可能就是乌巢,乌巢是官渡动力室的入口,进入乌巢是启动官渡必须要做的一步,我猜想,袁绍想要觉醒官渡,一定会首先攻破乌巢,将原动力灌入官渡身体之中。”

    “乌巢!”

    左慈口中喃喃说了两声,随即,他目光便的尖锐了起来:“那我们就去乌巢看一看,这无数年前诞生最强者的官渡,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水镜先生道:“这个倒是不急,为了防止袁绍攻破乌巢,我已经让南华仙人首先进入乌巢,在乌巢里面进行研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乌巢将会是官渡拥有进化之力的核心。”

    左慈一脸欣慰的看着水镜,水镜做事稳妥,而且考虑周全,有水镜来全权掌握巨神兵官渡的事情,他基本已经放心下来。

    至于那个南华仙人,左慈也知道,南华仙人是戒律之中一位非常神秘的存在,其实力无限接近于半神,乃是这世间最强大几人之一,不过这个南华仙人一直隐居,并没有在世间行走,即便在戒律之中知道他的都非常少,戒律之中唯一与南华仙人交好的便是水镜,除了水镜,甚至很少有人见过南华仙人的真实面容,此次为了解官渡之危,水镜才会不得已让南华仙人出面,因为以如今的局势,戒律之中能够真正阻止袁绍的,似乎也只有强大宛如半神的南华仙人了。

    南华仙人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并不出名,可是有一女子,可实实在在是人尽皆知,而且,每一个男子,听到这女子的名字必定会无比欢呼雀跃,兴奋色舞,这个人,便是小乔!

    小乔的来历颇为神秘,据传小乔与上古时期某位以孔雀形态进化为半神的至强者有关,众所周知,孔雀乃世间绝美,因此,作为孔雀血脉的传承者,小乔绝对是倾国倾城,只要是见过小乔之人,无一不为小乔容颜所倾倒,小乔的存在,似乎就是一个奇迹,她一人,足以将整个中原女性的风头盖过去。

    拥有乔氏血脉的小乔,据传与江东军火巨头孙氏家族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其中具体情况如何没有人知晓,但是,乔氏与孙氏,来往非常密切,而小乔与孙策周瑜,关系更是好的出奇。

    据传小乔还有一位同样出色的姐姐大乔,不过这大乔比小乔更加神秘,基本没有什么人见过她。

    小乔除了是上古半神的后裔,容貌娇美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她是南华仙人的徒弟。

    南华仙人自从第一眼看到小乔开始,便被小乔出色的资质与那出尘的气质所吸引,南华仙人从不收徒,作为强大堪比半神的存在,南华仙人完全可以选择天下间任何一人当做徒弟,但是他最终选择了小乔,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容貌气质与资质同样出色的人,才能做他的徒弟,而整个天下间,唯一能够达到这几种条件并存的人,只有小乔。

    自从将南华仙人认为师傅之后,小乔不仅拥有了最显赫的身世,更是有了最出色的老师,她的实力,自然是与日俱增。

    而此时,南华仙人与小乔,便站在乌巢之边。

    乌巢是整个官渡的核心,开启官渡的动力室入口,想要开启官渡,就必须要经过乌巢,在首次见到那庞大无比,长相非常恐惧的官渡之时,小乔着实吓了一跳。

    官渡似乎是由一张张恐怖的脸组成,每一张脸上都有眼睛有鼻子,身体如山一般高大,一眼看过去根本看不到头,她站在官渡前面,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一样,微不可及。

    官渡长相相当之丑,近处看起来不太明显,但是从远处观看,你能够感觉到恶心。

    “师傅,官渡不是巨神兵吗,为什么长得这么丑啊?”

    身材娇小的小乔盯着不远之处庞大无比的巨神兵官渡,有些好奇,又有些畏惧的说道,小乔声音细软,任谁听了都会感觉到无比的舒适。

    南华仙人老态龙钟,有着长长的白胡子,手中拿着一杆浮沉,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那不时之中眼中散发出的一抹厉色,让人不敢轻视于他。

    南华仙人望着不远之处浩瀚如天一般的巨神兵官渡,他心中也略微有些吃惊,虽然无数次听说过巨神兵官渡的名字,但是真实相见,这尚是首次。

    南华仙人道:“传说巨神兵官渡是母性,它可以繁衍,可以恢复,从它庞大的身体之中,能够创造出无穷无尽的生命,整个大陆上所有的半神,几乎全部都是由它所创造出来的,作为五大巨神兵之一,官渡拥有非常强的力量,至于体型,每一巨神兵都拥有庞大的体型,这一点没什么意外。”

    “可是它好丑哦!”小乔皱眉说道,似乎有些不满官渡的外表。

    “哈哈。”听到小乔的话,南华仙人哈哈大笑,轻轻拍了拍小乔的脑袋,道:“你看它丑,说不定它看你更丑呢,巨神兵无所谓美丑,他们更加重视的是力量,你所看到的官渡,里面就拥有着相当浩瀚,而且无比强大的力量,有力量,就足够了,它可不像你一样,那么关系自己的外貌。”

    小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南华仙人摇头一笑,对小乔说这些,显然不是她所能够理解的,小乔虽然资质超绝,而且聪慧绝伦,但是毕竟和巨神兵有很远的距离,她以前,甚至不知道巨神兵为何物。

    “走吧。”

    南华仙人挥了挥手,示意小乔跟上他。

    此时的巨神兵官渡并未觉醒,沉睡在地面的巨神兵官渡完全就是一座庞大的山,如果以正常人的速度,恐怕半个月时间都不一定能绕完官渡一圈,好在来之前水镜已经给了他准确的位置,如今他只需要进入乌巢便可以,其他事情,并不用他管。

    在官渡本体半身之处,有个长宽达到两米的洞,这便是乌巢的入口,入口已然被打开,从里面能感觉到一阵阵异常灼热的能量。

    “怎么是开的?”

    看到已经被开启的乌巢,南华仙人面色微微一变,根据水镜给他的消息,乌巢应该还没有被打开才对,而如今乌巢大门开启,是不是说,袁绍已经进入了里面。

    “里面有人吗?”小乔探出脑袋,朝着里面看了两眼,乌巢之中黑洞洞一片,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南华仙人摇了摇头,道:“不用管,我们进去。”

    就算袁绍真的已经进入里面,也没什么作用,这地方袁绍那些军队是进不来的,而凭袁绍一人,根本拦不住他,解开官渡隐秘就在眼前,现在最重要的,是进入乌巢,搞清楚官渡能够进化的终极原因!



首页 - 百将行 的更多文章: